loading
載入中...

每日晨更

火把專欄

Torch Column

【火把達人543】系列專欄 ────拆線的眼淚

BY 掙扎於少女與少婦間的80後媽媽 / 迺莉

  過完年,家裡的男孩們第一次單獨離家,留在高雄奶奶家多玩幾天。某天視訊,發現兩歲的暴衝小子眉梢多了塊紗布,眼眶也腫腫的,一問之下才得知他因為爬上餐桌時跌落,撞到桌角,被帶去急診逢了五針。

  遠在三百公里外的媽媽聽到頓時頭皮發麻,心裡既心疼又自責,不是擔心他留下疤痕,而是無法想像,急診室內邊噴血邊被五花大綁縫針的男孩,沒有媽媽陪,到底是哭得如何聲嘶力竭。回到台北的隔天,我一個人,帶著他去外科拆線。小時候也曾經縫針,但早已沒有記憶,這次踏進診間,只覺得氛圍令人不寒而慄。

  躺上床,看著護士用被單把男孩層層捲起,我開玩笑說:哇,阿ㄅㄨˊ變成小北鼻了!此時的他還開心地發出呵呵笑的聲音。醫生進入布簾內,用專業英文請護士拿給西,又教我以弓箭步壓制開始察覺不對勁開始哀號的男孩。醫生戴上眼鏡,頭頂刺眼的大燈無情地開啟,尖銳的外科小刀慢慢逼近他的臉,醫生嘀咕著:「怎麼縫成這樣,不好拆喔!」阿ㄅㄨ開始越哭越淒厲,媽媽的心也越揪越緊。

  第一刀劃下去,黑色的線頭斷開,但恐懼已讓孩子徹底失去理性,被包住的全身掙扎扭動不已。我一邊用盡全力壓住他,一邊告訴他不要怕馬麻在。然後醫生要畫第二刀,但,不幸的是,後面的線跟新長的肉似乎黏得更緊,醫生畫了好幾次,血微微滲出,得用其他工具把線挑出來,雖然傷口的感受也許只是小小的拉扯感,這樣的漫長等待讓男孩更是崩潰的又哭又叫,我聽著小小的他不斷地哭喊重複著「媽媽、媽媽~」、「抱我好嗎?」、「我要起來了…」,眼淚卻不爭氣的在眼眶打轉。傷口不大,但每個小線段都得小心翼翼地從微微紅腫的新肉中挑起,終於,最漫長的二十分鐘結束,醫師塗上藥貼上膠布,四名滿頭大汗的大人鬆手,我把哭到抽蓄、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男孩抱起,跟他說「沒事了,你好勇敢,醫生伯伯弄好囉!」卻發現在哽咽的其實是媽媽自己…

  拆線的過程,會怕、會刺痛、會冒血、也會流淚,但唯有把那條黑黑醜醜的線挑出來,受傷的地方才能長出新肉,然後,完全的癒合。人生不也是如此嗎?上帝溫柔地扶著我們的臉,仔細的,一針一針,把那些象徵過去的痛苦挪去,於是,我們得以一起迎向,新的開始。

更多的文章在 火把教會粉絲團 發佈時間:2015-03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