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
載入中...

每日晨更

火把專欄

Torch Column

【火把達人543】系列專欄 ────Welcome home and have a G’day

BY腦中塞滿英文舌頭打結的老崔

  截稿的前一刻,終於拿到學校的ID了。從離開臺灣到澳洲的此時此刻,依舊覺得有點不真實。「天啊!我們真的在Hillsong讀書了耶。」

  回想從踏上澳洲開始,一出機場,迎接我們的是大大的幾個字:「G’day」,這是當地人打招呼的方式,意思是「Good day」,雖然只是簡單的幾個字,卻可以讓人感受到澳洲式的熱情。

  標語通常表明一個組織所在意及所渴望呈現的文化,兩年前來參加Hillsong特會時,就看到在Hills campus lobby牆上的「Welcome Home」。當時只是短短的來參加一場主日,還無法真實感受到這幾個字對Hillsong的意義,這次要來這裡學習,感受深切多了。

  Hillsong International Leadership College(簡稱HILC)非常貫徹「Welcome Home」這個文化。從我們踏進校園的那一刻開始,就感受到許多的溫暖及熱情。機場接駁巴士剛抵達學校,同學就幫忙把行李扛下車,讓我和血力少了些舟車勞頓的疲累感。而特別為所有新同學預備的「新人區」,簡單的幾張沙發、一些有趣的擺設、加上可以打發時間的桌遊,也讓人緊張的情緒得到些許的舒緩。而除了第一天抵達所經歷和所感受的之外,接連幾天的入學活動,在每一個致詞中,不論是校長或是其他的教職員,都不僅只是把這句話掛在嘴邊,更不斷的對於新生們離鄉背井的思鄉情結給予關懷及安慰。

  學校所營造的溫度,的確打破了些許語言、文化所帶來的隔閡,然而必須坦白說,對亞洲人而言,還是有些不容易啊。還記得Orientation Day那天一早的Morning tea時間,來自於各國、各個不同背景的新學生,大家擠在小小的舞蹈教室裡閒聊瞎扯,認識彼此。大多數的洋面孔當然天性就是熱情奔放啊!聊得開懷、暢所欲言。而被晾在一邊滑手機、低頭看平板的則幾乎清一色亞洲臉孔。其實我也不擅長這樣的交通方式,好在我身旁有血力作伴,或多或少可以免去要一直找人聊天,或是找不到人聊天的尷尬。

  我覺得並不是亞洲人不熱情,好像我們就是有自己表達情感的方式,不是這種直接、很外放型的,反倒比較屬於那種點滴在心頭的。例如我們到澳洲的第一天因為班機延誤錯過了接駁巴士,血力的學姊就很積極地幫我們聯繫學校,確認是否有接駁車會回來接我們。當天晚上還預備吃的,從距離我們四十分鐘車程的地方送來給我們;而在臺灣就見過面的Eva,則帶著我們東奔西跑,來回穿梭在好幾間Shopping Center找尋俗又大碗的電器用品;而這週正好有一個HILC臺灣學生的聚餐,和在澳洲的臺灣人見面有一種一見如故的感覺,雖然大家都是第一次見面,但講起熟悉的語言時,真的超級親切。

  學校要營造一種「家」的感覺絕不是容易的事,對於家鄉遠在北半球,飛機航程要十二小時的我和血力而言,絕對還在適應及體認中。想家嗎?絕對是的!不只想家人朋友們,更想我們屬靈的家,我們的火把。

 


Day 10 in Australia.

更多的文章在 火把教會粉絲團 發佈時間:2015-02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