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
載入中...

每日晨更

火把專欄

Torch Column

【火把旅人-Hibbii @ 納米比亞】 天父的眼光

  很多時候限制我們的不是能力,而是看待自己的眼光。上帝說:「我喜悅的是帶著誠實心靈到我面前敬拜的人,不論恩賜與才幹如何,都是我所揀選的。」不要再覺得自己不夠好了、不要再等自己恩賜明顯一點以後再加入服事了!只要有一顆願意的心,就加入服事的行列吧!神喜悅一切你所甘心擺上的。


  第一場在納米比亞的主日,我們的短宣隊分成兩隊,一半留在母會,一半到分堂。我去的是分堂的崇拜,他們租借一個小學當作會堂,但因為完全沒有翻譯,又是南非口音,我真的聽不太懂,但我想分享在敬拜時的領受。


  敬拜時,我注意到主領以外的一位伴唱合聲歌手,她敬拜時很靦腆、很害羞,拍手的時候很小力、也不敢把手舉起來,有點像剛來教會的小組員。那時在我的腦袋裡,出現了很多疑問:「她是第一次帶敬拜所以很緊張嗎?為什麼是她在主日帶敬拜呢?」有許多的不明白擾亂了我敬拜的思緒。可是後來神說話了,祂說:「我喜悅的是帶著誠實心靈到我面前敬拜的人,不論恩賜與才幹如何,她會站在那裡是我所揀選的。」當下我除了悔改不能如此論斷人以外,神也讓我想像,如果今天換作是我站在那裡呢? 


  儘管已經是小組長,我的內心還是時常抗拒敬拜的服事,可是神說只要是祂揀選的,就會站在那裡。這個提醒讓我想到火把教會的服事。有時候給我們的感覺實在太卓越了,卓越到覺得自己好像不配站在某些位置,似乎要很厲害才能夠服事,但神說不是這樣的。我很想鼓勵那些渴望服事但覺得自己不夠好的火把人:「不要再覺得自己不夠好了、不要再等自己恩賜明顯一點以後再加入服事了!只要有一顆願意的心,就加入服事的行列吧!神喜悅一切你所甘心擺上的。」呼應有天在納米比亞的晨更中,Henno跟我們分享:「恩賜就像肌肉,當我們不斷運動,肌肉就會越來越結實;恩賜也是一樣,當我們越多服事的操練,就會發現自己的恩賜越來越明顯。」


  回台灣的前一天,我們到了一所特殊教育的學校,面對接近一百位的特殊兒童時,心中會有一些懼怕,那時我向神禱告給我足夠的愛來愛他們。在大學時期我的科系也常常會去特殊教育學校參觀和實習。過去我看到這群特殊兒童時,我除了感到心疼之外,也會對上帝生氣覺得祂很不公平,為什麼要讓這群兒童和家長這麼辛苦?為什麼不讓他們健健康康的像正常人一樣?


  那天,這樣的思想又浮現在我的腦海。早上的時間是當地教會帶著兒童唱跳,看著他們竭盡全力的舞動身體時,我覺得好感動,而當我牽起旁邊的小朋友時,我感覺天父好愛他們,好像看到天父也是這樣牽著他們每一個人。於是,我好像明白了什麼:「他們在上帝眼中其實跟我們一樣,只是人的眼光讓他們變得不一樣。」如果放大我的軟弱和挫折,我也是有缺陷的人,像是彈吉他時,別人刷法只要學三遍,但我可能學個三十遍還不會;別人一百公尺的速度,我就算練一百天還是一樣慢;地板都一樣平,但我就是走一走會扭到。


  後來,我不再跟上帝抱怨他們很可憐了,因為我發現其實我們都一樣,只是人的眼光讓他們變得不一樣。不論是一般班或者特殊班,不論是敬拜主領或是伴唱,在天父的眼光裡,我們都是一樣的。


Hibbii,她說這唸嗨比。
一張照片可以說一個故事,
她想要用畫面和文字記錄她的一輩子。

更多的文章在 火把教會粉絲團 發佈時間:2017-09-22